www.lofficiel.cn
董子健:阳光灿烂 何必鸡汤

你想,二十二岁就和贾樟柯、张艾嘉合作,走过戛纳红毯,提名影帝。在同龄艺人塑造偶像光环的最佳时期,董子健却在山区一待数月,拍一部据说不会上映的文艺片。所以跟他聊电影和生活,是不是应该深沉似谈“艺术人生”?事实上,他阳光灿烂得一如新片《少年巴比伦》里,活在上世纪90年代,日子过得清澈见底的路小路。大多关于演戏和生活的艰涩话题,他一水儿简单戳破,然后给个爽朗如初秋阳光的笑容。或许于人生,很多事,我们真的想得太多了。

  收藏

红色印花外套 Kenzo from I.T 黑色高领毛衣 Ermenegildo Zegna

回上个世纪,烦恼更少
在同龄艺人拼命塑造偶像光环的时候,董子健应导演刘杰之邀去了云南山区拍《德兰》,提前一个月到云南体验生活。每天锄地,入夜睡在睡袋里,身上被虱子咬红一片,为农村信贷员的角色,减重约三分之一……而吃了这么多苦头拍完的一部电影,并不会在影院上映,董子健说得很轻松,好像那些苦头都是别人代劳的一般:“就是剧本好,就去了。”
想来,一个93年出生的大男孩,如何挑选剧本?圈内很多长辈并不吝于给他意见,但董子健却很少开口去问,凭直觉去感受来自上个世纪80年代的故事。他另一部将要和大众见面的作品是《少年巴比伦》,发生在90年代,也是他靠自己的理解,在片场把编剧路内打动了。
两个故事他扮演的角色基本上都是出生于70年代,而对于那个年代的东西,他诠释起来并无违和感。《德兰》里,农村信贷员小王的造型又脏又土,董子健咧嘴一笑:“我觉得挺好看的。”他的审美从真实出发,“还原就是最美的,如果有那个年代的人,看到这部戏里的小王,脑子里一下蹦出他们那时候的生活和故事,那就是成功了。”
拍《少年巴比伦》和《德兰》之前,他并没去向那个年代的人问询:“我相信自己的直觉是准的,之前听窦唯的歌,读王朔的东西,都是那个年代人的精神产物,演员自己要表达的东西,直接从自己内心拿出来就好,问太多怀疑太多,表达的就不是自己的东西。”他身上有一种一定相信自己和旁人的坚定:“导演找一个演员一定会先了解他,发现这个人身上有那种东西,才会启用。去拍戏就等于相信导演了,为什么还反过来不信自己?”
这个时候化妆师已经把他的头发、脸庞拾掇得有条有理,模样离他那几部电影里小镇青年的青涩和稚气远了。站在摄影师面前,可以卖萌,可以装上一壶属于这个年纪的小小哀愁,不过这些是面对一本时尚杂志,当对着电影镜头的时候,这些属于这个年代年轻人的喜怒哀乐,又会以另一种模式出现,这两种表演的方式出现在他身上,都毫无违和感。

  收藏

蓝色条纹衬衫 Burberry
蓝色丝质衬衫 Burberry
粉色西装上衣 Burberry
藏蓝色短裤 Gucci
黑色皮鞋 Burberry
《时装男士》:从这两个剧本出发,你看到的70年代最大特点是什么?
董子健:很干净。比现在的社会单纯很多。其实不用去揣摩,我们拍戏的云南山区,基本上可以还原那个年代人们为人处世的态度,就是大家很透明干净的相处,没有那么多利益上的猜忌。

《时装男士》:《少年巴比伦》是一个发生在工厂里的爱情故事,你对那个年代的感情有什么看法?
董子健:真实,不做作。这个年代谈恋爱很容易感到累,因为大家都缺乏安全感,任何承诺,任何契约,都不能完全作数。那个时候就完全不同,大家都把承诺当回事,哪怕是牵了一次手,就认定一辈子了。

《时装男士》:所以你更向往那个年代的感情吗?
董子健:其实我在很多作品里都担当一个完全不属于当下年代感情观的人,看上去有点Out。像最早的《青春派》,还有今年的《六弄咖啡馆》,两个男主角的感情观在当下社会中明显是比较弱势的,爱得很用心,但那种方式却很难得到回报。其实我更向往那个年代的感情观,爱情应该就是很简单,很纯粹的东西,现在大家很容易在感情中感到疲累,就是因为无形中给自己和对方附加的东西太多了。

《时装男士》:这两部戏一部会有票房,另一部让你入围金马奖,名和利,哪一种更让你吃苦拍戏感到欣慰?
董子健:我更在意拍摄和理解、表达的过程,那个过程才是最宝贵的,这是站在演员的角度。像这次拍摄《少年巴比伦》,我自己有投资,站在投资人角度,很自然也希望它能有一个好的票房。

  收藏

▲蓝色格子衬衫 Gucci 虎头印花外套 Gucci 红色针织领带 Gucci 黑色牛仔裤 Burberry

▼红色印花外套 Kenzo from I.T 红色长裤 Kenzo from I.T 黑色高领毛衣 Ermenegildo Zegna

除了表演,我还想做更多内容的创作者
在拍摄《少年巴比伦》的时候,董子健一不拍戏,也会跑到片场待着看别人拍。他习惯偶尔开个“缺心眼”的玩笑,“证明”自己也没大伙儿想的那么学究派。编剧路内看着他的状态,说他不仅想做个演员,还想成为一个创作者。
事实上董子健很早就开始涉及到演员之外的事:“做幕后也有做幕后的乐趣,我想看到整个电影的产业链是怎么运转的。”他也并没给自己那么多压力,面前遇到有机会就抓住,类似想自己来创作故事,就拣跟前最感兴趣的来做。
他跟大部分其他同龄演员太不一样,更别说在同龄人之间了。如果你问,从小看王朔、听窦唯和郑钧长大的董子健,会不会在同龄人中间感到孤独,他的脸上倒真的看不出孤独两个字。他跟所有随之而来的工作人员都是朋友,有人偶然挤兑他打趣,他就开个玩笑挤兑回去,或者当时正忙,干脆就咧嘴笑笑:“我也有同龄朋友啊,你们对90后的看法有点窄了,90后也不是全都追日韩歌星的,一样有喜欢崔健、窦唯。”
董子健是个喜欢观察的人,这点跟他想尝试做编剧的想法挺契合。《少年巴比伦》的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虚拟的“戴城糖精厂”中,讲述了一段夹裹在改革开放大潮中的少年爱情与青春觉醒历程。他没事就去“工厂”转悠,看到那些摆设,偶尔会哼出两首那个年代饱含生活激情的歌:“那是一个很干净,生活又很正能量的时代,有人说‘少巴’是工厂版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,其实挺像,就是感觉日子过得顺风顺水,一点儿不拧巴。”
拍《德兰》的时候,他在那个云南山区呆了快三个月,双腿被虱子咬得全是包,脱了袜子,就能看见有虱子飞出来。这快赶上难民的节奏,他回忆起来,却两手抱在后脑,口吻轻松:“我还挺喜欢那个地方的。”那是个人迹罕至的山区,剧组建立在一个废镇里,除了剧组的人,几乎看不到其他人。董子健没事就到处转悠,遇到有陌生人经过,有机会他会上前攀谈几句,了解这里最真实的风土人情。
“真好啊,很想去一个这样的地方生活一段,现在真的是太忙了,其实我是个不太给自己打鸡血的人。”他说这话并不是抱怨,只是最近连轴转得太厉害,这两部电影渐渐尘埃落定,那边韩寒就“祭”出了给《三重门》让步的 《乘风破浪》电影海报,董子健也在其中。拍摄前一天,他跟工作人员开会到凌晨五点,回家已经是六点了,睡了四五个小时,他又起床开车到影棚拍摄大片。
“谢谢你们把拍摄时间定在中午十二点半,能让我今天多睡两小时,已经连续十天,平均每天只有两三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了。”他也倡导在阳光灿烂,该喝啤酒的年纪,别打那么多鸡血,让工作压到自己没有生活。二十三岁的年纪,大可不必把出差当作旅行这么悲催。“可是一大堆你喜欢又想做好的事开始了,就没那么容易停下来。我觉得折腾要趁早,有句话说得挺好,年轻就是要把生活折腾成自己喜欢的样子。”他说这话又是标志性的咧嘴一笑,挂着挺明显的黑眼圈,很快被化妆师给盖过去了。

《时装男士》:听说你在尝试创作剧本,如果有机会,你想尝试哪方面的故事?
董子健:能有共鸣的故事。我觉得好的故事不分年代类型,最好的是来自真实生活的,所以我一直很喜欢观察,很喜欢去跟不同的人聊天,可以听到很多,想到很多。

《时装男士》: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参与了很多大制作,有深度社会现象剖析的电影,也参与了《捉妖记》的制片人,你怎样看待自己的将来,如果要给自己突破,会否是一件相对来说比较难的事?
董子健:为什么一定要想着去突破自己呢,我觉得活着没必要那么累。或者我理解的突破是一种延续,比如演戏,今天我演的差不多还是同一年龄段的里的角色,随着年龄增长,可以用自己的阅历去尝试新的年龄段角色,很多很重要的事都是顺理成章的,没必要去强追。

《时装男士》:这次也担任了《少年巴比伦》的投资人,从自己的市场眼光出发,你为什么认为这部电影会带给投资人利润?
董子健:我可能更多还是从自己理解故事的角度出发,更多是偏重情怀,如果你说完全从电影市场角度出发去选择剧本,那可能之前的《捉妖记》更贴近一些。“少巴”是个很干净、很纯粹的故事,我选择投资是因为市面上太少了,不想和大多数雷同。

《时装男士》:为什么会选择去拍《德兰》这部作品,你之前就知道这部作品是不会在大银幕和观众见面的?
董子健:还是因为纯粹,我想做一个对艺术和表演看法更纯粹一些的演员,去尝试多数人不会尝试的事。挑选作品的角度可能跟我从小涉及的文化有关系,我对那个年代的故事很有感情,有机会去表达自己的理解,当然要去拍。

《时装男士》:现在作品逐渐多了起来,如果还有人把“拼妈”那样的字眼放在你身上,会作何反应?
董子健:我会感谢大家,对我妈妈的认可。哈哈哈。

  收藏   喜欢   编辑

文章更新于

LOFFICIELHommes

推荐文章
微信资讯
Copyright 2016 版权所有 fashion.com 京ICP备12027496

找回密码

重置密码

手机号码:13514573734

输入新密码

确认新密码

找回密码

1.手机号码已作废获无法正常受到短信验证码请联系我们的客服人员,电话400-8899-6688

2.Email邮箱已无法正常使用,请上传手持身份证照片

手持身份证照片
需找回的手机号码/Email邮箱

联系方式手机号码/Email邮箱